活动记录

与技术社区一起愉快的玩耍

SOSCON 18 演讲:为了创意者——开源社区与精神的拓展和延续

18/06/10 10:50

本文为@LinkAdrifting 在SOSCON 2018大会上的演讲稿全文,感谢 @Dimpurr Cheny ,@SakuragawaAsaba 等人在演讲筹划、改稿、PPT制作过程中的辛勤付出和无数修改建议,是 ta 们的努力使得本次演讲得以取得目前这个令人满意的效果。

BYRIO,为了创意者。

我的故事:身为黑客之痛

今天来到 SOSCON 大会的各位黑客们,大家好。可能很多人注意到了:我演讲的标题中写道:为了创意者,这是什么意思?今天的话题不如先从我个人的故事开始。

说来惭愧,我本人的工程开发经验可能不及在座的很多人。我的家庭并没有任何信息技术背景,我的高中学校对这方面几乎没有投入,我自己不知道要点开技术栈:于是你可以看到一个奇葩的我,有着黑客之心,认同黑客的精神与理念,却没有黑客的能力。初中时候我认识了“显卡吧”,自此走上了计算机技术的道路。在当年的百度贴吧中,我也开始了其他许多的硬核爱好,并且走出了贴吧。正如我的朋友这么形容我:“NMY 同学有着广泛的、硬核向和宅向的兴趣,喜欢谈论亚文化、御宅文化、游戏制作幕后、开源社群、硬科幻、摇滚、电子、新浪潮、合成器音乐等等的话题”。但他这段话后面跟着的另一句话,是我整个初中到高中,到大一的一个“诅咒”。他说,“如此突出的个性同样使得他难以找到可以愉快讨论相关话题的小伙伴。”从初中,到高中,我的同学中,能对这些文化、能对计算机技术真正爱好的,0 个。每次我和他们提起这些,他们简直都把我当怪物。

但我考上现在这所以技术氛围着称的大学以后,情况有所改变了吗?一开始并没有。我依旧找不到同好,找不到同类。身边容易见到的人,对于我的兴趣并不感冒,他们也不知道什么自由软件、开发者社区、或者任何在座各位热衷于的活动和组织。

但是这真的意味着我的学校里没有我的“ 同类 ”吗?显然不是。这完全是幸存者偏差:我通过各个琐碎的渠道,比如 QQ 群,一对一的人找人,社团里人际间的口口相传和介绍,才艰难了解到:我的同好其实是不少的!对开发各种东西感兴趣的人是不少的!

校园中的确是有同好的,但我找他们之前都在哪呢?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在我们北邮,学院之间不相往来,年级之间在公开层面上也没有什么往来。对于一个一般学生,我们的社交被严重局限在自己年级的这个圈子。我发现我的同好们也痛苦:他们往往是对自己的兴趣想做深入了解,并取得一些发展的。可是受上述各种制约,这种发展的成本过高;有的人则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也能在其中做出贡献,他们只是被动地远观别人的创造和分享,而不敢迈出自己的第一步。

​我逐渐遇到了更多与我关注着相同的困难的人,并为此建设了我们自己的社区 – BYRIO ,一个综合性的创意者和开源社区。这也是为何,我今天站在这里为你们分享,我们在此过程中对于开源社区精神的探索,对于如何吸纳新人、延续社区的思考。

在深入探讨如何解决我们这样的痛苦和问题前,我想先讲讲“我们”——Hacker 是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拓展社区

开头的时候我向大家问好,“各位黑客们”,在座的各位都是 Hacker,等等,谁是 Hacker?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怎么判断随便一个人是不是我们的一员呢?我要介绍一个人:Eric S. Raymond。他有很多博文记录了自由软件运动和黑客精神的文化与历史,主要著作有:大教堂与集市、如何成为 Hacker、Hacker 道简史、提问的智慧,这四篇是让我五体投地的神文,尤其是其中提问的智慧已经成为新人必读篇目。他在黑客道简史中做出过如下阐述:

前辈黑客们做出过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工作和成果。但这些成就的达成不是靠单打独斗,而正是靠团结其他 Hacker,将每个人的才智和创造结合到一起。

但我们也请注意到,他接下来还说:Hacker 的思维模式、精神思想和态度并非是计算机技术意义上独有的。Hacker 的态度无外乎 5 条:

世界上充满了迷人的问题等待着我们去解决——这是我们选择黑客之道的初心;没有问题应该被解决两次——不要没意义地造轮子;无趣和重复是魔鬼——我们要有趣和新意;自由是好的——不自由是坏的;态度不能替代能力——用能力说话。

​所以Hacker不再是单纯搞技术的了:只要创造并分享,那这个有趣的家伙ta就是个黑客啊。

我之前也提及到了:我不只是在计算机技术上找不到同好,而是在各方面的兴趣上都找不到同好。我不清楚在座的各位有没有这种同感,但在我的视角,这是一种常态。我们的社区正好可以把这些同道中人团结过来,对于我们,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却对这些拥有硬核兴趣的人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计算机领域的人的黑客基因是从 DARPANET 时代、usenet 时代这么一脉相承而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实践方面是超前的、特殊的,可以看到:在其他领域,比如写作、绘画、音乐以及各种创作,虽然有人意识到黑客精神的重要性,ESR 写出这篇文章也已经 20 年了,但是就我所见,少有开源社区这一形式的组织存在(至少是校园内部)。我们作为先知先觉者有必要去接纳这些和我们持有同样精神的人,因为找不到组织的黑客是痛苦的。传播我们的思想给那些对自由、分享精神毫无概念的人也是一项重要工作。

所以,社区可以“不只是技术”。而引入内容与文化多样性,社区将产生怎样的奇妙反应,又能为社区带来什么?

多样性、外部性和更多的可能

我不太清楚各位身边是否有着强大的爱好者社团,但在我的身边,这种组织实际上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这也是上文造成我们这一类人痛苦的根源。实际上BYRIO想做的,是一个我设想中的“创意者社区”。

这种想法的根本来源其实是一个大家可能听说过的网站:机核网。没听说过也没关系,我来做一个简单介绍:这个网站自称“核心游戏媒体”,然而他的网站上,可谓是什么文化内容都有:电影工业、电影史、音乐制作、各国文化历史、还聊吃啥。这种无所不包为它吸引了太多有意思的内容、太多新锐创作者,还获得了无数认同这个社区的追随者。我们的社区是否也能这样海纳百川、百花齐放呢?当然可以了!我们当然也会爱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当然可以很自然地把他们分享出来,分享给社区中的其他人。

这其实也是一种实属无奈的折中办法,我知道各大高校中,能够比较不错地开展活动的应该不少,那么技术社区与这些社团展开各种合作,效果也应该会比现在我们的情况好很多。我希望BYRIO社区中也能孕育出这种组织,乃至在日后独立运行。​

选择像我们这样直接包揽其他领域,或者和其他领域中已有的强大组织合作都是会给我们技术社区带来好处的。黑客就是画家,画家就是黑客。Hacker 是绝对热衷于创作和探索的。当我们热爱技术,热爱开源/自由软件,或者任何你正在投身于的工作的时候,其实正如上面黑客的态度里所说:我们热爱的是解决这世界上无数有趣的问题,是创作与探索。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只走这条路。很多事情光靠技术是做不来的,需要其他领域更加专业的知识和人。比如搭建社区的网站系统,或者要做某个产品解决一个痛点,你会需要设计师、产品经理、提供各种各样素材的创作者。又比如我个人一直心心念念的制作独立游戏这个愿望,则需要更多不同能力的人完成从设计到实现、从可玩到好玩等等各种工作。如果你的社区、圈子里没有各种各样的人,那到时候就只能「人到用时方恨无」。

在自由软件界,我们常常看到的一个现象就是用户抱怨软件不好用或者界面不美观。这就意味着要借助交互设计人员的力量去改良和打磨这些软件——谁说自由软件在易用性、美观性上就该比私有软件差?我们可以通过用心的设计,去触及个人用户。比如 Firefox 浏览器,自由的输入法引擎中州韵 RIME,就连 GNOME 也在其最新版本中增加了很多实用功能,比如触摸板边缘持续拖动。我们还需要用户的不断反馈,使各种问题得到解决、提升用户体验,自由的绘图软件 Krita 在开发者和用户的共同努力下获得了体验上的飞跃,知名网络社区 Reddit 近期的前端设计大改收获不少好评,变得更加现代。这些成果都是有目共睹的。

因此不能局限社区的发展和定义,个人和社区都一样:前文我已经对黑客的广义定义作了强调。当我们真的想做一件事的时候,总会需要其他领域的知识和人——永远别觉得它离你十万八千里远而拒绝新知识,没有什么是孤立的。我们需要灵感、需要“外部性”,我总是强调外部性:不仅是人员的外部性、知识体系与领域的外部性,也就是已有体系没有,而只能外部吸取的东西。“新鲜血液”指的不一定是人,它还指新的想法、新的知识、新的视角。Linus 有个著名的 Linus 定理:只要有足够多眼睛注视,所有 bug 都会浮现,这有两层解读:一个是群众、社区集体的力量是强大的;第二个是,只要我们引入更多外部性,引来更多的视角和眼睛,一件事情就能向完美和完善更进一步。

我们如何延续社区和精神

好话说了这么多,什么:多样性能让我们变得更完美、我们能给硬核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之类,可有一个问题是不可忽视的:社区延续问题。我们学生组织延续生存的最大问题就是出现人员断代,工作交接不下去,于是就荒废了,或者退化成少数大佬们的小圈子。

现在普遍存在这么一种论调:大环境不好,没必要接纳新人(因为他们素质都不行),更没必要传播自由思想和黑客精神。一群大佬因为各种经历关系紧密,关起门来搞事情外面谁都不知道。殊不知一个组织不培养新人、让新人接班,那结果肯定是路越走越窄,最终凉凉啊。

想想看我们现在组队打比赛、或者凑人做项目都是个什么模式:

  1. 靠人力,到各种群里吼一嗓子招人(但 QQ 群的一大特性就是很快被刷屏,最后还是人找人找不到人,你发公告又有几个人看呢?况且公告功能做的并不好)
  2. 勾搭校内宣传大腿,发微博、发公众号(曝光度根本不够,公众号遍地,没几个人天天看)
  3. 靠自己人脉圈子(完全碰大运,而且普通人的圈子往往不宽,对非大佬人物极其不友好)

看到问题所在了吗?看见一个人,碰大运正好他素质好就抓走了,而不管培养,想抱大佬变强您另谋高就,可问题是根本没有这么个组织!这是典型的只索取而不付出和回报。

我还有一种另类的拔萝卜方法,就是参加各种展会靠着老北京侃爷属性(哟,您也是玩游戏/看科幻的!幸会幸会)勾搭别人,比如机核核聚变我偷来几个,QCon 活动当志愿者偷来几个同辈的志愿者,亚太科幻大会又勾搭到两个,日后再尝试寻求合作之类。但总之都不靠谱:这太松散了,简直是草台班子。

事实上,一个健康的社区不只有技术、经验、知识丰富的老人,还一定会有技术、经验、人脉等稍欠的新人。

社区想要延续,没有靠谱的新生力量是绝对不可以的:你毕业了社区给谁运营?你如何确保传火大业得以延续?社区怎么扩大影响力?乃至一些更大的话题:如何宣扬黑客的自由精神?等等等等。但现在很多团队、组织的模式根本就无法扩张、延续,他们干的事情无非是“拔萝卜”,管挖不管种。

他们不培养,我们培养。这是社区的责任,也是自身延续的保证。

我们如何培养新人

新人培养的第一步就是把他们拉进我们的圈子,开始学习和工作。然而我见过太多人,当你好意邀请他的时候他总是婉拒,理由呢?无外乎就是“我是菜鸡,啥都不会,怕拖大佬后腿”,我曾经也差不多这样,这其实不是不想进步,而是没有一个”点火“的过程,他感到害怕。Don‘t Panic! 我最近在读的《游戏设计艺术》和《21天搞定电影剧本》这两本书,都是讲具体创作的,但是它们开篇的时候都提出了这么一个两难的困境,以游戏设计艺术举例:假如只有游戏设计师才能设计游戏,而只有设计游戏才能成为游戏设计师,那岂不是永远迈不出第一步?

我们进行一个类比就是这样:我要进行开发才是开发者,然而不是开发者的我怎么去进行开发?

书中给了我一个绝妙的答案,他让每个读者都念动如下咒语:我是游戏设计师。

什么意思?当你自我怀疑或者受到别人质疑的时候,这么做即可:

你是谁?我是游戏设计师。

不,你不是。我游戏设计师

你是哪种设计师?我是游戏设计师

你是说你会玩游戏?我是游戏设计师

新人需要一个人去把他们“踹下游泳池”:应该告诉新人,并让他们大胆承认:你是正在创造的Hacker!把他们一脚踢进技术、以及各种其他东西的汪洋大海。

好了,新人被调动起来了,接下来他们怎么成长呢?

对于新人的成长,Eric S. Raymond 曾在 如何成为黑客 一文中给出了一条路线:

仰望大神、追赶大神、与大神同行、看透大师、成为大师。没错,任何一个新人都可以通过这个路径变强;但问题在于成本,如果新人找不到组织,没头苍蝇乱撞,那入门的难度曲线会相当可怕,我们在座的都不知道踩过多少坑对不对。

​我们应当是开放的,包容的,只要你来我们永远欢迎,而不是重复“拔萝卜”,碰大运,发个根本无法留存的消息。也不是搞小圈子,而对于身边、学校中潜在的种子选手拒人千里。

​新人迫切需要这样一个社区,这样一个归属。因此社区的工作是提供一个开放的交流土壤,尤其是降低信息交流的成本,不能让新人遇到困难问题走投无路,也不能让新人像我高中那样找不到组织陷入抑郁,社区能极大改善新人的学习体验,为任何潜在的黑客提供一个平缓上升的通道,不可谓作用不大。

​前一段时间我参加了亚太科幻大会,其中几点来自国内外作家给新人创作者的具体建议我特别印象深刻,我认为稍作转换,就是面向开源社区新人培养具体措施的极佳建议:

  1. 创作应该从短篇小作品写起而非长篇大制作(就小说来说,写短篇你能大胆尝试各种创意,写长篇你会先把自己吓到,而且得到的锻炼不多),搬到我们软件这里就是从小 gadget、小项目写起,降低学习曲线,而渐进式丰富起技术栈。
  2. 创作者应该有同伴压力,在写作界,这是指写作作品要拿给其他作家看,就和当年欧洲诸多作家聚群聚会一样,科研界强调一个同行评议,我们的——请允许我说:创作,也需要创作者同行去评议、改进,这是个互相进步学习的过程,对于个人进步最快。
  3. 创作者应该内因(兴趣)驱动,强行做你不喜欢的事情,最终会不了了之:我看到太多人被强塞着做这做那,他自己也痛苦迷惑,教育者也痛苦迷惑,其实这完全是整个学习和实践的“交互过程”缺乏设计、缺乏引导的体现。我们在座的都已经发现了兴趣,也对自己的兴趣有了很深的了解,有所深耕。而很多人还没发现兴趣,发现兴趣其实是很难的,发现兴趣并坚持下去更加需要帮助,而非单打独斗。

以上所说的几点:成长路线、信心构建、共同进步、发现兴趣,每一步都是个人难以完成的,需要社区这个大家庭给新人以关怀,这是社区的责任,也是社区延续自己、“传火”的保证。

BYRIO,一个异类

我的演讲接近尾声,说了这么多,那我们的实践呢?话题回到我们最开始的问题:BYRIO作为一个新兴社区,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怎样的?发展路径呢?大家从我以上的演讲已经能听出一些意思了:

我们是个崇尚自由/开源的技术社区吗?是,也不是,因为,“不只是技术”!

黑客精神是我们的精神核心,但更关键的是:我们将会将这种思想与精神应用到我们能探索到的所有领域,不只是技术,我们将推荐和发扬 Creative Commons 这一用于艺术/文本内容的协议,正如我们拥护 GPL 那样,因为它是符合我们“Hacker 精神”的。虽然根本上还是立足于计算机技术,但我们将团结起广义上的“创作者”,因为他们也是 Hacker,“画家就是 Hacker,Hacker 就是画家”,我们将海纳百川,这个饼画得真的很大,真的很大,但我们对此是有信心的。

BYRIO 虽然是新兴社区,人员也比较多样,比如我们的社区 alpha 内测群里整个北京学院路高校的人几乎都有(笑,其中不少人还是吃瓜状态,但是在我们创立之前:我们学校没有这样一个组织,能和今天参会的组织对位,我们有强大的专门方向社团,也有不那么强力,退而转为维护小圈子的社团,我们有各种各样性质的学生组织,但是,没有站在更高视角的“开源社区”,没有。

​所以我想借这个舞台对未来、现在、以及过去,所有期待着加入组织的,拥有一颗炽热的黑客之心的人说一句:BYRIO 让你们久等了!(Kept you waiting, huh.)

我的演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日后的还需要各位同学、各个友情社区、SOSCON多多包涵、合作,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大家!

  1. Atlas说道:

    社区理念很好,喜欢!加油!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